2019-03-12
田溯宁:私募基金支持下一个发展新动能——5G 时代来临
2019-03-10
田溯宁:关于5G网络的共识、分歧与体会
2019-02-11
「英诺森」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宽带资本领投
2019-01-17
「芯盾时代」完成近三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宽带资本领投
2018-12-14
宽带资本携手工行北分举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科创企业对接会
2018-12-10
G7完成新一轮3.2亿美元融资,宽带资本参与投资
2018-11-29
田溯宁:5G不是4G的简单进化,而是一场「革命」
2018-11-22
达观数据获1.6亿元B轮融资,宽带旗下基金晨山资本领投
2018-10-24
泛供应链小微金融平台「磁金融」获 1.2 亿元 B 轮融资,宽带资本领投
2018-08-03
「Worktile」获5000万元B轮融资,宽带资本持续加注
2018-07-24
「涂鸦智能」完成 2 亿美元 C 轮融资,宽带资本参与投资
2018-07-18
挖财确认完成 1.4 亿美元D轮融资,将助力金融科技服务于实体经济
2018-07-10
红杉宽带携手法国源讯成立源讯云计算公司落户武汉
2018-07-06
灵雀云与中科软达成战略合作 携手打造保险行业容器解决方案
2018-07-05
Kyligence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B轮融资 宽带资本继续参与投资
2018-07-04
零氪科技开启医疗大数据2.0时代 打造医疗行业创新独角兽
2018-06-21
国务院副总理韩正等领导考察「零氪科技」 鼓励中国医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企业自主创新发展
2018-06-07
Evernote完成中国业务拆分 印象笔记获红杉宽带跨境数字产业基金投资
2018-05-15
灵雀云获英特尔战略投资 加速抢占容器PaaS制高点
2018-05-15
跨境电商别样宣布B轮融资2000万美金,宽带资本参与投资
2018-02-26
青藤云安全完成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宽带资本继续投资
2018-01-18
天机数据获得 1520万 PreA轮融资,宽带资本领投
2017-12-25
铁甲完成C+轮逾5000万美元融资,引入战略投资方布局产业生态链
2017-12-06
Payoneer派安盈获宽带资本战略投资,加速布局中国市场
2017-11-08
灵雀云完成亿元B轮融资,领跑国内容器PaaS
2017-11-03
「车车车险」完成B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将打造全方位金融保险服务生态体系
2017-10-11
智臻智能发布定增方案 拟定增募资不超过4.5亿元
2017-10-10
途家线上平台完成3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超过15亿美元
2017-10-10
完成C轮融资,同盾科技成为智能风控领域独角兽
2017-08-29
七牛云获阿里、云锋领投10亿元投资
2015-09-24
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开幕 习近平主席接见企业家代表 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主持云计算与大数据分论坛
2015-09-21
Crossbar D轮融资3500万美元 宽带资本参与投资
2015-06-03
实时公交应用“车来了”完成新一轮1500万美元融资 宽带资本领投
2014-12-01
宽带资本、中金领投挖财B轮融资
2014-08-01
宽带资本领投 七牛云存储获新一轮数千万美元融资
2014-02-26
Linkedin上线中文版,和宽带资本等组建合资公司服务中国客户
2013-12-09
宽带资本荣膺2013中国互联网领域投资机构10强
2013-11-25
宽带资本投资企业久邦数码纳斯达克上市
2013-10-23
中国最大IT社区CSDN宣布完成A轮融资
2013-06-24
田溯宁:大数据中国战略机遇与路径
2013-04-26
易到用车获B轮融资:宽带资本投资 华兴任财顾
2013-04-08
宽带资本领投秒针系统C轮千万美元融资
2013-03-25
宽带资本投资硅谷虚拟化技术新星Pluribus Networks
2012-05-04
宽带资本投资Evernote 云存储市场前景看好
2012-04-27
宽带资本投资东方风行集团
2012-04-10
CDP携手宽带资本完成新一轮融资——打造中国最大最先进的基于互联网的人力资源“云服务”平台
2011-06-09
社保基金5亿元投资天津诚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2008-10-14
田溯宁:成为真正的利益相关者
2008-10-01
田溯宁:面对华尔街风暴我们无法隔岸观火
2008-03-06
田溯宁:资本与创业的故事

田溯宁:面对华尔街风暴我们无法隔岸观火

2008-10-01

10月1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出“直击华尔街风暴”节目,专访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田溯宁,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芮成钢
嘉宾:田溯宁 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
播出时间:2008年10月1日

第一部分

芮成钢:
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那么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的在演播室里请到了田溯宁先生。田溯宁先生我们都非常熟悉,是中国网通的前CEO,他现在是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的董事长。溯宁我知道你是一位常年游走于中国和美国两地的企业家,你当年创业也就是在美国创业,那么现在以你对美国的了解,对美国政治经济的了解,你看这个方案通过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田溯宁
我觉得这个方案我认为是可以通过的,只是过去前天没有通过,再通过这样一段时间的辩论之后再通过,它的效果就不会像一次通过那么有影响力,市场对整个政府的决策的整个这个流程和它的决断性,已经有了很多怀疑,但我认为是可以通得过的。
芮成钢:
所以说通过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早晚问题,但是晚通过一天,对全球的金融市场或者说金融行业的打击,就会更深一些。
田溯宁
因为市场最担心的就是不确定性,尤其现在已经非常脆弱的一个市场。这种不确定性增加一分,都是对整个市场信心的很大的折扣
芮成钢:
根据我们刚才节目中所看到的,以及我们目前所掌握的信息,这场危机似乎现在蔓延的深度跟广度,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并且还处在正在蔓延的态势当中,很多只要和金融沾边的行业似乎都受到了影响,是这样吗?
田溯宁
我们有一句话叫:危巢之下,安有完卵?我觉得这场金融经济危机,不仅它的影响的广度,我相信全球任何一个现代经济体系的国家,都会影响得到,甚至每一个行业都影响得到,所以我觉得它深度和广度是前所未有的。
芮成钢:
虽然我们现在处在国庆的长假期间,但是我们不得不去思考一个对我们来说非常关切的问题,关系到我们中国自己切身利益的问题,那就是随着这场风暴的不断地蔓延和深入,我们中国是不是还有可能做到独善其身,保护好自己?
田溯宁
从出口角度来看,我们知道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个发动机之一,美国经济面临这么大的下滑,消费者的信心在减少,出口会面临非常大的影响。在目前的一个最主要的看法就是,我们是美国国债的最大的购买者之一,中国17000亿,有人也讲20000亿,我们看怎么算这个外汇储备,绝大部分的资产和美元相关。如果美国不能很好的解决好这场危机,或者美国解决危机的方法,只有靠美国不断发行美元来使美元贬值,那中国可能是这场危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芮成钢:
所以就是说隔岸观火、独善其身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我们中国选择了和世界的脉搏一起跳动,那么就只能和世界的金融市场一起去同呼吸、共命运。
田溯宁
我觉得这就是全球化的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在过去三十年,是全球化的最大的受益者,在今天全球化面临着由纽约金融市场带来的这种挑战的时候,我们也没办法隔岸观火,而应该是想法怎么能够积极地参与到这场过程中去。

第二部分

芮成钢:
经济半小时特别节目《直击华尔街风暴》,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我们继续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会董事长田溯宁先生的谈话。那么溯宁我们刚才也提到,目前这场危机已经发展到了很难让我们中国去隔岸观火、独善其身,中国只能去选择跟全世界一起去同舟共济。这次在天津的达沃斯论坛现场,我们也听到了很多西方人在聊中国的危机这个词。危和机,说这个危是Crisises,机是机会,Opportunities。那么在这场风暴当中,中国真的有机会吗?
田溯宁
就像中国这个危机这个词一样,很多看起来在危险的时候,机会总给有准备的人。我觉得中国的机会在于,我们应该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在这个现代化过程中,我们国家的根本利益是什么,我们国家的核心战略、来实现这个利益的核心战略在哪些。未来中国要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中国我们经常谈要产业转型,要从我们低附加值的产业,变成高附加值产业来走。要完成这样的转型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这需要什么呢?需要更多的高科技。高科技来源在什么地方?在美国。所以我认为在未来的机会来看,中国应该用这样一场全球的金融危机和资本的短缺,为自己创造机会,能积极地参与美国的价值链的,整个重新分工的过程中去,为自己创造机会。它的核心要点是,中国的产业转型能更加迅速、更加快速,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来看,我们看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中国这个时候可以扮演一个战略的价值投资者的角色。
芮成钢:
我想这场风暴给中国的机会是不是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跟华尔街直接相关的那些金融机构、那些金融公司,中国这个时候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买到一些在日后可能会升值的资产,这是一方面;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应该参与到一些国际著名的金融机构的股权结构当中来,会让中国在未来的金融体系中占有更大的话语权,同时是不是应该随着美国这种股市的这种暴跌,中国可以在低价位动用我们的战略储备,动用我们的这种美元的战略储备,去收购一些美国的高科技公司,真正有实力的公司。
田溯宁
我觉得首先中国要扮演一个角色,应该跟全世界一道,成为信心重建的塑造者。我们不是简简单单地做好自己的事情,而是我们积极地参与全球对市场信心重塑的这样一个过程之中。第二点呢我们看看各种各样的资产,哪些资产可以进行参与、进行收购,就是把我们外汇储备的很多债券变成股权。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观点,就是要能够积极参与美国的企业的董事会里去。因为在市场经济,核心控制它的战略和经营层面的是所谓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而这个董事会的发挥的作用,会对它公司整个的战略会有非常大的影响。我本人在三年之前
加入了美国万事达卡董事会,三年的独立董事不仅让我学习到了美国一个跨国企业董事运作的规则,也让我开了非常大的眼界,这个经历告诉了我,如果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危机过程中,通过股权的投资,获得相关战略性公司的董事席位。

第三部分

芮成钢:
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我们继续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的董事长田溯宁先生的谈话。溯宁刚才我们看到,全球各国的这些政界领袖们都已经在集体地呼吁,美国需要通过这样一个法案,这是对全球金融、经济的稳定必须走的一步。那么我们现在可不可以把目光投向过去,我们回首一下在十几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当时的美国不是一个受害者,而是一个受益者,当时美国是怎样成功地买进了很多亚洲的资产,包括日本、韩国的很多金融机构和企业的。
田溯宁
当时IFC要求受害的国家。包括尤其是韩国、泰国、马来西亚,甚至包括日本开放市场,政府应该作各种各样的承诺。韩国的银行被日本买去,韩国的银行被美国的很多基金买去,韩国的汽车公司也得股权被转让,日本的三洋公司被高盛买了控股权。我觉得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每次在经济危机过程中,双方都在利用这场危机,一方面在解决问题,一方面在互相获得自己彼此的需要,我觉得这样一个经验,也可以供今天借鉴。
芮成钢:
其实我们中国方面有这种积极主动地参与到这次华尔街金融风暴的解决方案当中来,即使我们有这样的意愿,会不会美国的本土政治会给我们造成某种障碍?
田溯宁
我觉得这个美国的政治是非常动态的,尤其今年又是选举年,很多事情我们也没办法预测在这里,但是我觉得有一点我们可以探索的,如果你做一种控股这样一种收购,会遇到很多问题,但你参与股份、参与董事会这样一种方法,我认为是可以被接受的。
芮成钢:
但是我们中国在主动地参与国外的这些机构的这种资本运作当中,有过一些教训,比如说黑石的这个案例,至今来说到底是一个积极的、还是一个消极的案例,好像这个判断还为时过早。
田溯宁
我觉得这个还是为时过早,我们需要时间来检验。就是仍然任何一种投资,不可能永远是成功,既然你是作为一种投资,既然你要完成这样一种战略目的,你不能以一城一驿的得失,来评价整个的这样一个过程。
芮成钢:
但是说到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如何参与到这场全球的经济风暴当中的解决方案当中来,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办法?有人说中国这个时候应该和日本,甚至跟这个阿拉伯世界联合起来,来形成一种某种形式的联盟或者是机构,来共同参与这场危机的拯救当中来,你怎么看?
田溯宁
我觉得有一点我们应该可以考虑到,中国应该成为亚洲在这个过程中形成这样一种领导力。我们在考虑中国的时候,也考虑我们10+1,或者叫10+3这样的一个经济共同体,怎么面对这样一场危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的范围。
芮成钢:
好的,谢谢溯宁。
田溯宁
谢谢成钢。